大山里的军官

copyright三剑客 图:剑客一土

我是一名基层军官,毕业多年一直躬耕在基层,连团级机关都没进过,从没体会过机关干部的生活,我从一座大山挪到另一座大山,除了工作还是工作,一直很单纯,总以为世界是一个颜色。

我所在的单位推开就是一座山,雨天的时候云雾迷绕宛如仙境,气候宜人,很适合养生,白天兵看兵,晚上看星星。无聊的时候我就在想啊,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,我很好奇其他部队都在干什么,和我一样吗?这样的日子一天又一天,过得很快,兵来了一波又走了一波,唯一没走的就是我,作为中队主官,我可以说是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。

我和妻子分隔两地,分居嘛,矛盾是必不可少的,吵架也是难免的,有了小孩后争吵更多了起来,我有时候就想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了吧,混到转业,回去带崽,这就是我的终极追求了吧。

可我不想这样,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,双腿到不了的地方,就让我的思想先行。都说穷则思变,我想安逸的环境呆久了,我也要开始变化,我不想像无知的青蛙一样被温水吞噬。我思考我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路才能打破现有的瓶颈,才能让自己有更好的追求,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开始写作。

写作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从小我的语文成绩并不是太好,作文也没得过高分,不过高中倒是有一篇纪念外公的文章在老师的指导下,获得过叶圣陶杯优胜奖,说白了也就是个安慰奖。

我知道没有天赋的努力有时候是徒劳的,我想用努力试试自己有没有天赋,想看自己到底能走多远,不试终归会让自己留有遗憾。于是我开启了新的篇章,在工作之余,利用一切时间开始写作,写自己熟悉的人,写自己熟悉的事,让写作变得熟练起来。强迫自己戒掉游戏瘾,将玩了多年的dota2删除,一步步除掉玩手机的习惯,删掉抖音,删掉搞笑的App,强迫自己拿起书本,强迫自己一行行字去看,以前有过看书的习惯,但现在再去拾起来还是很困难。

这个过程的艰辛别提有多难,就像一个有毒瘾的人强迫自己戒毒,这个过程也不是一番风顺,实在忍不住有时候也会把删掉的游戏下回来,但过几天又会重现删掉,如此反复多回,才慢慢戒掉游戏瘾。

写作的过程也很煎熬,写个两三百字都会觉得词穷,扣着脑袋去想,皱皱巴巴憋个千把字,读起来也很不通顺,逻辑联系也不够紧密。后来在指导员的介绍下,发现一个宝藏平台,军网军旅文学频道,有各种题材的文章,于是我开始了“求学”之路。

当时正好在看汪曾祺的散文,激起我很多儿时的回忆,把这些回忆变成文字跃然纸上,文章投了一遍又一遍,退稿次数也越来越多。我开始茫然,开始怀疑,我觉得我可能真不适合走这一条路,怎么改都不行,好在频道编辑很耐心,在点评一栏很清楚的写清我文章的问题,还改了一两段作为示范,我便跟着编辑的思路开始学习,效果很明显,退稿的次数越来越小,过稿的次数越来越多,文章也写得越来越长。

后来我开始尝试写小说,写一些单位的人和事,想将单位的蛮子精神写下来作为纪念,这篇小说也没能按照原有的计划写下去,不到三万字便匆匆结尾,显得有些仓促。

书看得越来越多,文章越写越顺手,过稿的数量从一篇到十篇,再到几十篇,进步越来越明显。在一次机缘巧合下,我发现军旅文学频道开始招聘编辑,我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写了申请。我还记得那天在医院进行治疗腰伤,一组主编李老哥发来微信申请,一看名字很兴奋,李老哥的文章我看了不少,小说写得很好,文笔很出彩,还是一名三级军士长。

在一阵攀谈之中,我有幸被频道选中作为实习编辑,跟在李老哥一组主要负责小说和生活纪实的审稿编稿,能够和这样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学习,算是扩宽了我的视野。在里面认识了很多友好的朋友,本组编辑老韩,为人热情,有不懂的问题问他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让我很是受用,很快便融入他们,对编辑工作也很快上手。

在文学频道中也看到了自己的渺小,也知道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,编辑的传说大成哥—特级飞行员、空军学院鹰击长空杂志主编,知秋、清秋寒云、志在边关、往事如风等,这些从未谋过面的人,留在军旅文学的蛛丝马迹,既给了莫大的鼓舞,也提醒我始终保持谦虚谨慎好学的态度。

写得文章越多,越想证明自己,在总队邓站长的助力下,我的小说被推到橄榄绿杂志。那是一个盛夏的日子,温亚军编辑发来微信申请,当时的心情难以言表,后来才知道温亚军是一名很厉害的军旅作家,创作过多部著名的文学作品,得到他的鼓励,更加让我自信起来。

年底的时候在橄榄绿发表了第一部中篇小说,来年四月份时又上了一部短篇小说。当然作为一名军旅文学爱好者,不上解放军文艺,总是感觉落了点什么,心中不是滋味,我把最近创作的几部小说发给解放军文艺编辑,很荣幸过了一篇目前还在排版,剩余的还得等下次审核。

不仅小说,散文和生活纪实类也有上稿,尤其军嫂杂志的严谨认真给了我很深印象,几篇稿子屡次被吴姐改得面目全非,不断和我探讨其中细节,这些都让我受益匪浅。最近还喜欢上写诗歌,喜欢诗歌的飘逸灵动,喜欢诗歌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的意境,在几位好友的指导下,也有幸在军旅文学频道上过几篇,算是弥补了我的遗憾。

从无到有,这一年半我很充实,我知道军旅文学之路很漫长,需要一辈子去走,我本就不是一个跑得快的人,我愿意用我一生去奔跑,只想看看这美好的世界,去感受更多的事,去认识更多的人。我想既然我的双脚不能离开,那么就让我的思想去行更多的路吧,就算到头来一无所获,我的灵魂也将得到洗涤,以梦为马,驰骋天下,谁还不是一个追风少年!

■有需要咨询问题,欢迎关注三剑客公众号,进入后台留言,我们将不定期回复